笑劫

笑里渡劫 方得人间喜乐

曦瑶 江山雪【3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兰陵城主街。 



金氏尚奢,金麟台便是坐落于兰陵最繁华之地,离主城不过数百步。为免生乱,二人简装便上了街口。一路谈笑,竟已至日落西山。



蓝曦臣的目光被一间酒铺子的叫卖声吸引。



金光瑶便顺着他的视线望去,一笑,道:“姑苏一醉天子酒,兰陵醇酿盈满袖。我们兰陵的兰陵酒,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”说罢,他狡黠地一眨眼。



当夜,蓝曦臣便提着两坛兰陵酒回了金麟台。



“二哥,”金光瑶为蓝曦臣斟满一杯酒,“早些时候,一代荀子两任兰陵令,才酿就了这酒,今日阿瑶便以这酒,来邀二哥破个禁。二哥可否成全?”



蓝曦臣抬眸,对上那笑脸。嘴角弧度恰到好处,可蓝曦臣却是从其中读到了真正的快意。



他便是如何也拒绝不了金光瑶的。



蓝家人向来不胜酒力。仅一盅酒,蓝曦臣脸上已浮上一层浓浓红晕。古有烽火戏诸侯,那他蓝曦臣以这琼液博阿瑶一笑,应当无妨。



醉了醉了,这等荒唐想法可跟云深训诫石上四千家规不沾边。



蓝曦臣抬眼睨向对面的金光瑶,半坛早已下肚。敛芳尊擅应酬交际远近闻名,酒量自是极好。



许是微醺的缘故,金光瑶望向蓝曦臣的眼神,也与平日里有所不同。像是三月姑苏的春湖,泛淋漓波光,竟是又柔上几分,缱绻上几分。他提起宽大广袖,虚虚一举手中酒盅,是以饮下一口。



蓝曦臣向他回以一笑,又饮了少许,眼角眉梢间尽染绯色。



本似九重天上居客的泽芜君,此刻却像是被他金光瑶拖下了凡,沾上了那么几许红尘风情。他心中暗暗快活,这般模样的蓝曦臣,只他金光瑶一人见过。



这酒后劲甚足,蓝曦臣的视线已开始微微模糊。他却尽力撑足精神,想多看面前这人几眼,语气也快活几分,便唤:“阿瑶。”



“二哥,阿瑶在这儿。”金光瑶冲他笑着,现下却不知从哪儿拖来一张紫檀木雕琴。这琴工艺繁琐,琴脚以白玉作裹,又雕了几枝杏花,卧于琴身盛放。



蓝曦臣缓缓开口:“阿瑶家徽为金星雪浪,何时又倾心于这杏花?”细细想来,昨日那绣工上好的锦被,也是杏花图案。



金光瑶笑道:“上回云深不知处清谈会,阿瑶去到姑苏游玩一番。淮河畔杏花雨伴杨柳风,正是美不胜收之际。二哥家乡好水土,杏花满岸之景,比上金麟台上金星雪浪盛放,也毫不逊色。而且,二哥不是一向颇爱那杏园满枝红么。”



是了,姑苏春日里湿暖,多杏,开起来像是水涤过的胭脂般,格外好看。因而蓝曦臣偏爱这杏花多些,寒室里杏花卷轴字画也是不少。



乱点碎红山杏发,平铺新绿水蘋生。



蓝曦臣笑道:“待来日阿瑶得闲时,二哥陪阿瑶去姑苏一趟便是。得仙督光临,二哥寒室外那一院的杏花就是都赠予阿瑶,二哥也是不心疼的。”



蓝曦臣爱这杏花,有些私心是因金光瑶。他仍忆的到,那年云梦初遇,碎落的杏花瓣透明玉屑般洒落那人肩头,置若仙境。



与其说杏花像极了金光瑶,不如说是像极了孟瑶。



莫说一院,若金光瑶喜欢,淮河岸几世杏花,都及不上那人发自真心来的笑颜。



金光瑶也笑:“那二哥可不许哄阿瑶。等阿瑶处理完这些恼人事务,就去云深不知处做回客。那时,二哥满院杏花,可就不归蓝家了。”



二哥啊,这约,我金光瑶拿什么赴呢。



金光瑶笑着,望着。蓝曦臣此时已醉了个八九分,金光瑶再说些什么他都是笑着点点头,灌下一口。



这杏花中意你啊,蓝涣。



金光瑶低低道:“二哥,你可知,你中意这杏花,我便想让兰陵亦开满杏花,绽给你一人看。可二哥啊,这金麟台乌烟瘴气,若是植来昔日开在云梦那簇,怕是活不过几日罢。”



金光瑶望着蓝曦臣怔了一会儿,却是吃吃笑起来,又停住。良久,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般,缓慢地坐直,把方才那琴摆正,扶好。



“阿瑶为二哥奏上一曲罢…二哥可莫要笑我班门弄斧,愿送二哥一夜好安眠。”



支琴架,抚琴弦。



琴音铮铮,流水般缓和泄出。蓝曦臣听不分明,却是浑身如置于云端之上,轻飘飘软绵绵。



困意潮水般向蓝曦臣袭来。



金光瑶心下凄凉,又刺痛。这一曲,他像是倾尽了所有力气奏完。



朔月剑身萦绕的丰盈剑光,正一丝丝暗淡,消散。



金光瑶合眼。复又睁开眼。方才眸中迷蒙,顷刻不复存在。



他眼底一片清明,只是夹着些不舍,甚至还有几分情,几分疚。



哪还寻得到醉意。



蓝曦臣,别怪我。



那座庙,他赴定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下章不出意外的话大概要发刀了 其实这篇的时间线是观音庙前夕啦 可是他俩的日常还没写够 哭唧唧
另外 云梦杏花指代的是孟瑶小天使(。ì _ í。)

评论(2)

热度(37)